相关文章

揭秘南京最新的隐形富豪

这条推文的目的,在于把职业二房东们的底裤都扒掉。

在二房东成功占领某8同城后,已经对某365展开了惨无人道的全面战争。

不愿受到二房东再剥削的吃瓜群众们,只能躲到某瓣角落里瑟瑟发抖抱团取暖。

想逃?呵呵。

无论是某瓣还是某乎,都深藏着无数二房东卧底,只是你不知道而已。

在南京租房,你永远逃不出二房东的魔爪。

南京有多少职业二房东?

所长曾接触过一名南京职业二房东,他说,南京就他所知道的二房东就有3000人,如果保守估计,人数应该在5000人左右。

他说,真正的职业二房东,平均下来每人手中有40-50套房左右,那就是说,最少有20万套出租房攥在这些职业二房东手中。

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,因为职业二房东的出租房,几乎都是隔断房,5、6个房间是普遍现象。按平均4个房间计算,那就是80万个房间。主卧大多是两人居住,估算100万租客并不算多。

100万人,1000000人。

二房东是一种隐形职业,不可捉摸却又无处不在。南京哪里有租房,哪里就有二房东。

常见二房东形式为:个人整租出租闲置单间、职业出租隔断房(包括个人和公司两种)、公司承租改装成为宜家风后再出租。

不客气地说,现在的南京职业二房东领域已经形成极为成熟的产业链:

房主提供房源,以收取稳定的租金;房产中介寻觅性价比高的毛坯房给二房东,以收取好处费;二房东简装隔断毛坯房后出租,以租金差价获利。

甚至从职业个人演变到了集体、公司的形式,行业前景一片大好,上市指日可待哟。

为什么会出现如此大批量的二房东?

有一种原因,叫做“存在即合理”。

众所周知,南京高校众多,毕生学生留在南京工作奋斗的比例非常大,南京的租房市场一直是全国最活跃的区域之一。

面对如此庞大的潜在客户,租房市场需要一种缓冲来高效地接受这些大批次的应届毕业生。

这种缓冲原本应该是一个规范透明的租房市场,在政府的相关机构监管下,大型租房公司和小型公司相互竞争,市场愈发完善。

但是,这种缓冲现在变成了带着灰色性质的二房东。

诚然,二房东是市场需求的产物,它既能缓冲大量租客的需求,又将租客与房东彻底割裂开来。

这是二房东最大的益处,就是在高校毕业季,能够有效缓解租房的巨大压力,也算是抢了房产中介的部分饭碗。

但是,二房东的出现将真正的房东与租客完全孤立,房东出租房屋的目的在于获利,对此自然乐见其成;租客则是在这种转租中,遭到了二次利益剥削。

并且,南京的房屋租赁市场愈发混乱难以管理,根本无法向规范的方向前进。

另一个原因,也是二房东现象出现的根本原因,就是收益巨大。

那么,二房东究竟能有多大的收益?

南京的二房东也有阶级,讲究一林二江,三线四桥。

一林指仙林;二江指江浦江宁;三线指地铁1、2、S8站点周边;四桥指迈皋桥、油坊桥、铁心桥和桥北。

这是南京租房市场最热门的区域,也是南京二房东最多的区域。

我们拿价格较低的油坊桥区域为例。

在油坊桥,一套120平左右的毛坯房价格在4万左右,合同一般是3-5年,这里说的4万是总价。

接下来二房东会对毛坯房进行简单装修,整体砸墙、粉刷、线路、布局、隔板、下水道、通风口,整体布置以后成本在2万左右。

紧接着给各个房间配置家具,一个单间标配:床、衣柜、电脑桌、空调、凳子,最多3000一间。

那么利润如何计算?

在油坊桥,一套120平的房子标准是三室一厅,正常的职业二房东可能只会讲客厅隔成一个单间,如果是丧心病狂的二房东那就肯定厨房也不留了,那么就是4-5个单间。

单间的价格如下,实墙次卧800,隔板次卧700,主卧1200,这价格一点不虚,保底价格。

成本:30000租房成本+20000装修庄本+3000*4单间配置成本=62000元。

收入:(800+700+700+1200)*12*3(按最低3年合同计算)=122400元。

利润:122400-62000=60400元。

你可能觉得,3年赚6万并不多,可是,哪个职业二房东手里只有一套房?

一个正常的职业二房东手里少说有30套房,那3年的纯利润至少是180万元。

前文提到的南京的二房东手里有20万套房以上,那么3年,南京全部二房东的纯利润就是120亿元。

120亿元,12000000000元。

请注意,这6万的纯利润,还是按照良心二房东的装修、较低的租房价格来计算的利润,所长我曾亲眼见过一间180平的三室两厅的大平层被隔断成12个房间出租。

并且,这个利润,是白色利润,二房东还有额外的灰色利润。

首当其冲的,就是水电费。

除去篡改水表电表这种没人性的以外,二房东收取租客水电费时,大多是按照商业用水用电来收费。

民用0.6元/度,商用1元/度,所长就不计算了,数字庞大到难以计算。

要知道,无论是白色利润还是灰色利润,二房东大多数是不交税的。

其他的灰色收入就是,押金。

租住群租隔断房的人,很大一部分都是急租以及短租,但是二房东和你签合同时,只签六个月或者一年合同,爱租租不租滚。

那么外来求职以及刚毕业的学生急需住房落脚,只能租下。

一般找工作周期是半个月至一个月,如果你找到的工作离所租的房子远,难以承受每天早起赶公交地铁的痛苦,想要换个距离公司近的小区。

那么恭喜你,你成功上套,押金不退,甚至是剩余租金也不退。

如果你的公司提供宿舍,你想省下租房钱,那么恭喜你,你又上套了。

如果你自己精明,绝不上套,那你只能每天忍着早起的疲倦赶早晚高峰的公交地铁,月月交租交水电费公摊费住满合同期,那你真的不是不棒棒。

二房东都服你,决定放过你的押金,只多赚你水电费的钱。

还有丧尽天良蛮不讲理型的二房东。

碰到这种二房东,你就别想把押金要回来。

以各种理由搪塞,最常见的理由就是破坏房子的家具、墙面以押金作为赔偿。你不服气,天天打电话给二房东?

呵呵,这种二房东哪个不是兜里揣着5、6个手机,号码平均一星期一换?

你堵他出租房的门闹事?呵呵,二房东直接就领着几个膀大腰圆的黑衣壮汉来了。

你报警?二房东对你露出蜜汁微笑。

当然,这种类型在南京,终究是少数。

自08年以来,南京第一批二房东开荒者拓展了南京二房东领域,租客越来越精明难骗,也越来越追求生活品质。

对此,二房东们开始抱团成立房屋租赁公司。

目前,南京这种性质的房屋租赁公司还不算普遍,不像北上广深一抓一大把。

二房东们先推出一个带头大哥去注册公司商标,紧接着整合众人手中的房源,统一进行高逼格装修。

很不幸的是,这种高逼格装修就是北欧性冷淡风和宜家风。

为方便管理,门锁统一换成电子密码锁,配备每周打扫公共区域的卫生,并且每套房都配有不怎么搭理人的管家,甚至还有维修部门和售后部门。

美其名曰,高级公寓房。

听起来,逼格真的很高,当然,这种逼格是由租客来买单,那高出周边均价一大截的租金可不是闹着玩的。

说不准几年以后,一个隐藏极深的庞大商业帝国会在南京浮出水面,一举震惊世界,什么世界500强?什么微软什么苹果?呵呵。

给这个商业帝国取名的话,就叫它“坑爹二房东之家”好了。

从去年开始,ZF意识到二房东的巨大危害,比如租房价格不断攀高,比如社会安全隐患的加剧(传销窝点),比如租房市场的畸形发展等等......

ZF终于开始整治群租房乱象(指隔断房),但是难度非常大,因为群租现象已经深入南京的骨髓,南京又有几个小区没有群租隔断房?

也就那些单价高到吓人的小区还没有被二房东们攻陷吧。

也许你会问,ZF早干什么去了?

对此,所长只能说,房地产裹挟了太多的利益,绑架了ZF,也绑架了经济,犹如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,开往不可知的未来。

二房东发明出来的隔断房,租住会出现怎样的问题?

问题太多,比如高额的水电、公摊费用;比如二房东捐款跑路,屡见不鲜;比如二房东恶意不退押金;比如随时被驱赶出房的风险;比如个人信息的安全隐患;比如年轻独居女性的人身安全隐患;比如房租上涨的频率极高;比如家电出现故障,修理的推诿;比如各种手续难以办理,特别是大学生住房补贴。

近3年来,南京租房价格上涨幅度之大,南京的二房东们当真功不可没。

几年后,那些宁漂的职业二房东们,全款买下了数套河西三室房,金盆洗手脱离江湖。

你呢,可能还挣扎着活在二房东改造的高逼格合租房里,想着愈滚愈大的信用卡账单,做着诗与远方的美梦。

•END•

图片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

南京生活研究所原创发布,未经授权禁止转载